典型案例
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证据效力
已被浏览114656次    最后更新时间:2013-05-06    来源:程永锋律师

【案情介绍】

陈某驾驶小汽车与杨某驾驶的两轮摩托车相撞,造成杨某当场死亡。经交警现场勘查认定:陈某“驾驶车辆超速行驶,发现前方车辆横过采取措施不当,致使所驾车辆驶入超车道,与对方相撞。其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是事故发生原因之一。”杨某“驾驶两轮摩托车,未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未戴安全头盔,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交叉口不注意行车安全。其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是造成事故的又一原因。”交警认定“两人承担此次事故同等责任。”事故发生后,死者家属与陈某、保险公司关于赔偿事宜产生争议,死者家属诉讼。

诉讼中,原被告双方的主要争议是交通事故责任划分,即双方在交通事故中的责任承担比例。法院根据交警现场勘查情况分析认为,陈某超速行驶,驾驶车辆不注意安全行驶,是造成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应承担主要责任。而交警认定的死者责任中,未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和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的行为与本次事故无因果关系。但在道路没有交通信号灯情况下,死者驾驶车辆横行路口未注意安全,也具有一定的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因此,法院认定陈某承担70%责任,杨某承担30%责任,对于交警部门认定的责任划分不予采信。

【律师解析】

一直以来,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民事诉讼证据效力是司法审判的难点之一,法院在现实中做法也不尽相同。在《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之前,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22条之规定:“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后十五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重新认定;上级公安机关在接到重新认定申请书后三十日内,应当作出维持、变更或撤销的决定”。也就是说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服,有权申请行政复议。但《道路交通安全法》颁布后,《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失效。因此,即使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不服也无权申请行政复议。而2004年5月1日起施行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对当事人不服交警部门的认定书,是否可以以交警部门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仍没有明确规定。而1992年12月1日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法院联合下发的《关于处理交通事故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当事人仅就公安机关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和伤残评定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或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查、检查、调查情况的有关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2012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进一步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即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不服,不能提起复议或者诉讼,只能在交通事故民事赔偿诉讼中提供相关的证据,证明认定书与事实不符,然后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采信。

但在法理上,关于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法律性质,以及法院可否对其进行实体审查,笔者认为,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属于具体行政行为,类似于行政裁决,可进行行政复议或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