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
机动车涉水行驶的保险赔偿纠纷案件
已被浏览114593次    最后更新时间:2013-05-07    来源:程永锋律师

机动车涉水行驶的保险赔偿纠纷案件

 【案情简介】

徐某在某保险公司投保车辆损失险,保险期间自2010年6月30日起至2011年6月29日止。2011年5月11日凌晨,徐某驾驶车辆行驶至广州中山大道西路段,因暴雨路面积水,在行驶过程中车辆被淹,造成发动机损坏。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进行了查勘,并赔付了发动机的清洗费用,但对发动机未予定损。经多次协商,未果,徐某诉讼。

法院判决:原、被告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受法律保护。涉案保险车辆在保险期内发生了事故,被告应当根据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予以理赔。保险公司主张根据《车辆损失保险条款》关于责任免除第六条第三项规定“保险车辆因遭水淹或因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 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但本院认为,《车辆损失保险条款》并没有明确在什么情形下,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不予赔付,同时《车辆损失保险条款》第一条明确规定:“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保险车辆的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规定负责赔偿:(一)碰撞、倾覆;(二)火灾、爆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为非营运企业或机关车辆的自燃;(三)外界物体倒塌或坠落、保险车辆行驶中平行坠落;(四)雷击、暴风、龙卷风、暴雨、洪水、海啸、地陷、冰陷、崖崩、雪崩、雹灾、泥石流、滑坡。”根据交警部门出具的证明,本次事故系暴雨造成,交警部门对事故出具的证明,具有证明力,本院予以采信。暴雨与本次事故造成投保车辆的发动机损失具有因果关系,属被告的保险责任范围,并不能免除被告的赔付责任。故本院认定,被告应对本次事故造成原告投保车辆发动机的损失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律师分析】

关于车损险“发动机水淹免赔”事宜,历来是保险理赔诉讼中存在巨大争议,各地法院认定也不尽相同。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败诉的理由一般有:不利解释、免责条款未明确说明、近因原则。上述案例法院即是依据近因原则判决保险公司败诉。但也有不少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胜诉,主要理由是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进行明确说明的基本原则是使得投保人理解免责事由,而“保险车辆因遭水淹或因涉水行驶致使发动机损坏” 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这一免责条款,保险人已经予以特别提示(加粗加黑),且这一条款的含义是普通人可以理解的,不需要保险人予以特别单独予以解释。因此,免责条款成立。保险法著名法官刘建勋(北京西城区法院)也持此观点。

本律师认为,关于“发动机水淹免赔”争议,不能一概而论,对于保险公司没有尽到明确说明义务的(没有投保单签名、不给条款),保险公司应于理赔。如果投保人进行了签名,保险公司也送达了条款,保险公司可以免赔,毕竟免责事由是保险费率设计的重要因子。如果保险公司删除该免责条款,赔偿被保险人车辆被水淹的相关损失,保险费率可能也要相应的提高,这对那些无需此类保障的车主来说是不公平的,比如中西部地区(新疆、西藏、甘肃等干旱地区),那里几乎很少遇到暴雨道路积水问题,车辆也很少需要此保障。对于中东部、南方等降雨量多的地区,保险公司也专门开发了附加险涉水险,以保障有特殊需要的车主。

关于上述案例的近因原则,法院混淆了“保险责任”与“责任免除”的关系,以至于法院认为保险条款前后矛盾,或以“不利解释”原则进行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其实,保险责任是保险公司承保保险事故的范围,凡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的事由所引起的保险标的的损失保险公司当然的不予赔偿。而“责任免除”是指对于若干本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情形,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特殊约定。